湟源四峡中的摩崖石刻群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18-10-23

山清水秀A石佛隐身石崖间湟源县西石峡内的佛尔崖因所在鳌头山上的石窟内有佛像雕刻而得名▓▓。

关于佛尔崖▓▓,在湟源还流传着一个动人的传说▓。

传说,古时这里的山神搬来一座大山▓▓,妄想堵死道路▓,有一大佛闻讯赶来,用法力将石山托起▓,人马才从崖底通过▓。 故有“奇峰奇石奇境界▓▓▓,惊耳惊目惊心魄”的说法▓。 因此▓,后人便在佛尔崖上雕刻了佛像并建造起了海藏寺,来供奉这位移石托山的大佛▓▓。 《丹噶尔厅志》中也有关于佛尔崖的记载:鳌头山在城东二十里西石峡北▓▓▓,响河尔东▓,奇峰兀起▓,形似鳌头,临河一湾▓▓▓,如锦屏环杆▓,烟岚隐约▓,苍翠欲滴▓▓▓▓,峡水涨时▓▓,路被冲没,则绕道于此山之上,崖根石上古时镌有佛像▓▓,故构小殿一楹于其下……清代湟源县庠生张兆珪作有《奇石佛形》诗一首:“古佛悬形古石奇▓,苍苔点点染双眉。 烟霞舒卷容颜露,妙得天然造宜化▓。 ”这首诗所描述的古佛,就是佛尔崖摩崖石刻▓。 史书中虽有记载,但是多年来却很少有人一睹海藏寺中石刻的面貌▓。 我省文化学者任玉贵先生是一位老湟源人▓,他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海藏寺石刻还能看到▓。

后来因为修建道路等原因,海藏寺以及海藏寺内的摩崖石刻便被掩埋了。

”直到前几年▓▓,离佛尔崖不远的下脖项村村民决定重修海藏寺▓,他们清理了佛尔崖下的泥土,崖壁上的石刻才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

佛尔崖是一处凹形的山崖,海藏寺就位于石壁凹陷处▓,石壁上的造像因为年代久远,再加上水淹泥漫已经模糊,只能隐约辨认佛像的轮廓。

至于佛像的凿刻年代,目前还没有定论▓。

1983年▓,我省考古研究学者陈晓存在西石峡实地考察后所著的《西石峡佛尔崖与石刻》一文中如是写道:从湟源的历史沿革来看▓,很难断定佛像凿刻始于何年▓▓▓。 B药水峡位于湟源县以南,那里山势险峻,山路盘曲逼窄▓▓,自古以来就是通往日月山的要道▓。 药水峡中▓▓,也有多处石刻遗存▓,字儿石就是其中之一▓。 任玉贵先生介绍,字儿石原是药水峡中一块约有三间房那么大的巨石,上面刻满了字▓,有藏文▓▓、汉文▓▓▓▓,因为年代久远,大部分字体已经模糊难辨,只有“开元十九年”这几个字勉强可以辨认▓▓。 我省民国时期著名学者周希武考证,这块字儿石可能与唐代开元年间出使吐蕃的鸿胪卿崔琳有关。

《新唐书·吐蕃传》和《西宁府续志》记载,开元十九年正月,唐玄宗派遣鸿胪卿崔琳出使吐蕃,是年九月▓▓,吐蕃派丞相论尚它律来长安入见,请于赤岭为互市▓,唐许之。

周希武认为▓,药水峡字儿石可能就是崔琳经过药水峡,出使吐蕃时所刻。 可惜的是,因为药水峡内道路的修建▓▓,以及当地百姓取石造屋▓,那块可能是唐代开元年间凿刻的字儿石,毁于一旦▓。 在药水峡▓,还有几处蕴含丰富历史信息的石刻▓▓。

一处镌刻着“辟山开道”四字▓▓,这块石刻是清朝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由丹噶尔镇海协营副将郑连拔所题▓▓。 当时▓,药水峡道路险峻狭窄▓▓▓,为了更好地发展丹噶尔的商贸,镇海协营副将郑连拔便带兵修建了药水峡通往日月山的道路▓,为了纪念这一历史事件▓▓,便凿刻了“辟山开道”四个字▓▓▓。

“海藏通衢”石刻是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由丹邑选用知县靳学书题▓▓,石刻点明了药水峡的重要性。 靳学书,祖籍丹噶尔,是清末丹噶尔史学家和书法家。

他长于楷书▓▓,书体遒劲丰满,自成一家▓,湟源县的很多石刻都出自他之手▓。

辟山开道海藏咽喉(资料图片)C字儿洞洞内宽阔深邃,略呈正方形▓▓▓,入其中,如斗室▓,壁门镌有古字,纵横甚多▓▓,以半部剥落,不能分辨▓▓▓。

或云原属梵文▓,未经翻译▓▓,不知所云▓,模糊而不可辨也▓。 《西宁府续志》也记载:“古字洞洞口内古字满壁▓,剥落不辨。

”清代丹噶尔庠生张兆珪曾作诗一首▓▓▓,描述自己对字儿洞的观感:“千秋妙笔若藏珍▓▓▓,古洞深深点画真▓▓。

识得龙文兼鸟篆▓▓,开天牺画或传神▓。

”他将字儿洞内的文字称为龙文和鸟篆。

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学者陈希夷和谢佐先生曾前往字儿洞考察▓,当地气候暖和▓,灌木丛生,洞下地势平缓▓▓,疑为古建筑遗址▓,附近曾有静房(僧人修炼的房舍)。 任玉贵先生介绍▓,字儿洞洞壁为红砂岩▓▓▓,岩层剥落斑驳▓▓,洞壁上的文字有镌刻的▓,也有用毛笔写的,多已模糊不辨▓。

字儿洞石刻的凿刻年代很有可能是唐代。